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渡(二)

前文戳标签





好看的神此时站在天河边上,天河无波,正如神漫长的生命。

天河中间有一叶扁舟,慢悠悠地摇晃。神尊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扁舟靠岸。

他捏了个法决,然后踏入了天河。看似遥远的距离在法决的作用下也只走了几步,到了小舟边,刚要踏上去,就被竹篙拦住。

渡引使者一身灰衣,带着破烂的斗笠,声音也是喑哑:“舟破,经不起神尊。”

“我前段日子去帮天帝打了场仗。”神尊有些疲惫,看着竹篙,“抓了个妖界的妖君。”

“你很久不上战场了。”渡引使者抬头,露出一双澄澈的眼睛,眼睛里倒映出很久以前,一个红衣战神的身影。

“的确有些手生。”神尊目光移到渡引使者的眸子上,原本紧绷的情绪有些缓和。

“你为什么重上战场?”渡引使者的声音放柔,说话间仿佛春风拂面。

神尊知道这是蛊惑,但是他实在是太累了,如果能被蛊惑,也许不是坏事。但是答案就在嘴边,他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渡引使者笑了,手里竹篙打来,将神尊打落天河。

天河其实没有水,只不过是一片寂静虚空。

神尊由着自己坠落,由着天河的水涤尽自己的杂念,这样自己醒来的时候,还是那个无欲无念的神尊,还可以回到焚香打坐的安逸日子。

渡引使者微眯起眼睛,终是不忍心,扬手虚抓,红光闪过,一只手掌大小的白虎在舟尾酣眠。

“我渡不了你,给你一段梦吧。”渡引使者半跪在白虎身边,给他续一段前尘往事。

梦里神尊还是个孩童,赤脚踩在厚厚的落叶上,看着天边的霞光出神。一个只分辨得出轮廓的少年从他背后伸手,一串红豆落在孩童眼前,孩童伸手去拿,那串红豆却成为虚影。孩童转身,少年也变得破碎,只有清晰的声音,“小博儿……”

场景变换,脚下由落叶变成寒冰,还是那个少年,背对着神尊和一只凶兽搏斗,凶兽獠牙尖利,一下子插入少年的左臂,但是血刚流出来就凝结成冰。孩童模样的神尊被施了定身法术,只能站在原地看着少年暴起砍下凶兽的头颅。法术被解开,孩童跑去抱满身是血的少年——又变成了虚影,只剩清晰的声音,“别怕,以后你就在我身后,我保护你。”

场景又变成桃花林,他们都已经长大。但是这里没有出现他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只有桃花。

方博在梦中未醒,但是眼泪已经流了出来。

渡引使者叹气,这段记忆是他亲手帮方博洗去的,现在又还给方博,他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

当初撕扯记忆的时候,伤了方博的灵根。灵根被损导致主杀伐的白虎战神一夜间法力大落,不得不离开九重天。

而伤了战神的他,也被贬到这天河,成了渡引使者。

至于梦境里的那一个少年……已有千年未见了。

神尊破狱,天帝大怒,但是方博毕竟是上古神族,又有赫赫战功,天帝不能惩罚他就只能拿狱守撒气。把原来的狱守派到鬼界去镇守无垠地狱。

新来的看守是个犯了错误的神,长得白胖讨喜,但是手段是在狠辣。

被剥皮的妖物挂在牢门口,妖血一滴滴流下来,滴滴哒哒的敲着满牢妖物的心。

最里面的妖君咬牙,这天界的神都是什么玩意!一个比一个凶残!比他们妖还要可恶!

新来的狱守抱着剑站在牢门口,他身后是已被放空血的妖物,面前是看不清容颜的来客。

“这里是天牢,阁下为何而来?”

“你长大了。”来客没来由的说出这么一句话,倒惹得狠厉的狱守红了眼眶。狱守转身让出牢门,来客妖力幻化的斗篷渐渐消失,露出一张俊美无双的脸。

“张继科?为什么是你?”妖君不满地看着来人,“快把我放了!这个破地方,待的我骨头疼。”

张继科不说话,伸手捏住妖君的喉咙,“你没用了。”

守在门口的狱守看见张继科是一个人出来的,松了口气,“你要是把他带走,我也得去看守无垠地狱。”

“刚才还说你长大了,现在一看还是小孩子。”张继科捏捏狱守的脸,“我先走了。”

“科哥……你……你这么久了也不来看我们……我们都以为……你现在在哪里?在干什么?”狱守追上去,却被一层妖障挡住,暗用法力却撼动不了妖障分毫。

“我?”张继科桃花眼眯起来,毫不掩饰释放周身妖气,“我现在是妖界的四方妖君之一,主西宫,掌杀伐。”


评论(5)
热度(15)

© 白马非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