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陪读男友

是甜的!
缓一缓被戳到心的小伙伴……








“我的小迷糊啊……”许昕无奈地看着床上的煎饼。
“嗯……”小迷糊往被子里缩了缩,“我醒着呢。”
许昕摇摇头,开始给方博收拾东西。
今天晚上六点的火车,明天上午十点到……充电宝,一次性洗漱用品,内裤,枕套,零食……
收拾停妥后,就只剩方博了。
小可爱藏在被子里,大眼睛半睁着。许昕趴在他身上,一只手支撑自己不会压痛他,一只手给他顺毛。
“你可怎么办啊……你一个人去我可不放心啊……”
“嗯……”方博看着脸前的人,极其认真地说,“你去陪我啊。”

床上的话能算数吗?
方博欲哭无泪地看着身后的许昕。
“你还真和我一起去啊……我就随口说说……”
“没事,把你送到我再回来。”
“那你不上班了?”
“年假。”
 

车票买晚了,最后还剩站票。
许昕没和方博说自己是站票,就告诉他自己买的是软卧。方博非常认真地批判了许昕贪图享乐的不良作风。
“你小名叫享乐啊?”许昕叼着烟笑。
方博闹了个大红脸,转身上了车。
行李箱都没带全。
还好我跟来了,不然他可怎么办?

“你身上烟味好重啊!”
“隔壁抽烟,一夜没睡好。”
“怪不得,看你这大黑眼圈……我们在附近找一家酒店住吧,你休息一下。”
“别了,到时候耽误你报名。”
“哎呀……你洗个澡,休息一下嘛……”方博委屈巴巴的揪许昕衣角。
许昕揉揉他的脑袋,点点头。
站了十几个小时,他确实有点熬不住。

“你别闹我……你好好休息……”
许昕停手,在方博锁骨上亲了一下,才闭起眼睛。
方博小心翼翼的躺在他身边,怕吵醒他,自己却又睡着了。
许昕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房间里没开灯,窗帘缝隙中露出一点光亮。借着这点光亮许昕打量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进自己怀里的方博。
那么可爱的方博。不打呼噜的时候尤其可爱的方博。
他想起火车上别人的闲聊,都说大学生现在纸醉金迷,女生打扮的花枝招展。
方博他是了解的,没有什么自制力,说不定哪天就被人勾去了呢。
愁人。

没遇见花枝招展的女大学生,遇见了方博室友——一个一眼万年的俊秀青年。
两个人一见如故,方博床都没铺就跟着那位周雨报名去了。
许昕叹了口气,爬上爬下,擦床拖地。
夏衣拿出来,秋衣挂在衣柜,冬衣放箱子。
球鞋放上面,休闲鞋……博儿休闲鞋只有两双啊,得给他再买几双。
袜子……袜子也得多买点……膏药也得买……卫生纸没买!哎呀,我这脑子。
许昕铺好床,也不敢抽烟,只敢在嘴里叼着,开始列清单。

方博看着清单发愁。
“你有必要吗?还真打算我这四年都不用买日用品啊……”
周雨笑出来,搂着他的脖子,“哥你放心,小博儿交给我照顾,保准收拾的妥妥当当的!”
就是你我才不放心呢!
“小博儿你哥对你真好……”
“我……”
“这是我对象。”
周雨咬了舌头。
“对……你对象对你真好……哈哈哈……”周雨缩回了手。

“小博,我决定了。”
“不买卫生纸了?”
“认真听我说……”许昕四十五度角仰望天花板,“我辞职了。准备陪读。”
周雨被柜门夹了手,刚来的闫安感动于两人的情谊,“方博你爸爸对你真好。”
看,俩室友,一个轻浮一个傻缺,没有我看着可怎么办呦!
“这……不是他爸爸……”周雨解释。
“继父?我懂的,那个电影里面演过……”
“这是我对象!你傻缺啊!”方博恼了。
“对……对不起……”闫安傻了。

方博只有在和许昕意见一致的时候才可以决定事情。
现在俩人意见不一致。
听许昕的。
晚上,92房的三个人睡不着侃大山,聊着聊着聊到许昕身上了。
“这是不是就是周董唱的《放学别走》?我找了份工作,离你学校很近……”
方博忍无可忍,拿枕头丢周雨,“你可别唱了,就这两句你跑调都跑到《童话》了!而且人那是《等你下课》!”
“就是,放学别走准备斗殴吗?”

方博真和人斗殴了。
左眼眶乌青。
许昕心疼的要死,准备把欺负方博的熊孩子揍一顿。
方博发了脾气,踹翻了盆,跑出了门。
许昕去追,拿着方博的鞋。
他踹盆的力气太大,鞋踹飞了一只。
方博站在路口,看着拎着鞋的许昕跑过来,明明那么喜感的一幕他却要哭了。
真是个傻缺,别人说就让别人说就是了。那许昕就是你男朋友啊,你就是弯的啊。
那些人注定找不到女朋友,也找不男朋友。

方博运动会报了项目,许昕去看。
他从周雨哪里知道了方博和别人打架的原因。他很内疚。
如果他不来陪读的话,方博就不会被别人笑话了。
如果他当初不对方博告白的话,方博就可以在大学里找个女朋友了。
如果……
“许昕!”
“诶……”
“晚上和我同学吃饭去啊……”
“啊?”
“你以家属的身份!”
“得嘞……”
还好自己当初下手快,不然这么好的男朋友,可就成了别人的了!

评论(19)
热度(99)

© 白马非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