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北风谣(下)

方博去赴周雨将军的饯别宴。
宴会办在烟雨湖中的烟雨楼。这个酒楼最神奇的地方就是无论四季天气,始终有蒙蒙的烟雾围绕。
方博被人引着上了楼,还在纳闷,周雨这个铁公鸡怎么会在一宴千金的地方办饯别宴。
饯别宴定在烟雨楼的三楼,窗户大开,雾气流进屋内,朦胧一片。
方博不喜欢烟雾缭绕的地方,自从被宋鸿远从火里救出后。
屋内正中间坐着一个人,方博进门也没起身。他以为是周雨拿谱逗他。
走到一半,止住脚步。
许昕。

他要恭喜许昕。
秦门现在揽了替西南驻军运送粮草的差事。许昕从一个江湖帮派的少主摇身一变成为了朝廷官员。
许昕隔着层雾气看方博。方博在给他作揖。
这是方博第二次给他作揖,第一次作揖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在比武场上,先礼后兵,许昕被方博打的落花流水。因为许昕在两人比试前嘲笑肖门无人竟然派了个孩子。
最后方博踩着许昕的脸,气鼓鼓的让他看清楚,他是纯爷们,真男人。
“以后喊博哥。”
回忆过往总是让人内心苦涩,许昕将杯中酒饮尽。
“博哥。”

方博点头,走到主座右手边首位,坐定。
主人唤小二上菜。
方博拿着筷子笑。他现在经常笑,因为不能说话。哑巴的面部表情就要多一点,不然别人会以为你是个傻子。其实方博笑起来很傻,但他自己认为很有杀伤力。
许昕疑惑,明明都是方博爱吃的菜。
怕你下毒。
方博说的很慢很标准。这话扎的许昕心口疼。
而且我不能吃这些。
方博指指自己的嗓子。
许昕不知道。他关了方博那么久都不知道方博只能喝粥。也不知道方博的嗓子本来还有治愈的可能,但是被他施舍的饭菜害的再也治不好。
他也不知道方博每吃一口菜就像是被人生生割开喉管。

许昕知道什么呢?
他知道方博知道了那个姑娘家族的秘密。
他知道秦门有皇宫里的奸细。
他把自己变成一个新婚妻子被杀害的可怜人,日夜折磨着谋杀他一生所爱的人。
他知道方博只有变成一个哑巴才能让那些人暂时放心。
他知道方博恨他。
但是他也知道可以利用方博的恨。
所以他让周雨去找方博帮忙。

先帝托孤孔刘两位大臣。但是早在十几年前,先帝就将一个皇子托付给一个江湖上久负盛名的大侠。
那个大侠在朝廷的暗中支持建立了秦门。那个孩子从小就是秦门的少主。
刚出生就丧母的皇子做不了江山的主人,他的父亲希望他可以做江湖的主人。
但是许昕输给了方博。
前朝的秘史随先帝一起进入了奢侈的地下陵墓,只留下那个云游四海的大侠和许昕。
许昕没有皇子的身份,却有皇子的使命。

首先要清君侧。
君侧有野心勃勃的亲王,长袖善舞的太监还有慈眉善目的太后。
这三人觊觎着本属于许昕的江山。
根本就没有那种毒,也没有缦荷这种药。一本故意做旧的医书,一张残缺的药方,一个吞吞吐吐的名医,一个许昕设下的局。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树下弹弓。
他已经除了螳螂,太后这只黄雀就留给那个虽然年少但是很会做戏的皇帝。
每个人都有秘密。

方博也有。
他的秘密就是他知道周雨是许昕指使的。
他被关在地牢是绝密。肖门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他的踪迹,久不在江湖飘荡的宋鸿远又怎么知道?秦门这么可能让一个知道方博踪迹的丫鬟逃出来,那个丫鬟还正好碰见了宋鸿远?宋鸿远还正好遇见了手里有几百个人的周雨?
周雨不忍心让他借着恨去接近大太监,所以第一句话就把许昕卖了。
“许昕不让我告诉你。”
方博心甘情愿,却又心有不甘。
他理解许昕,却不甘心许昕永远将他放在江山,秦门的后面。
江山是许昕弟弟的,秦门是许昕师兄的,方博才是许昕的。
但是许昕宁愿为别人做嫁衣都不愿意多心疼方博一点。

“没有人了解你。”
“你不是乖仔。”
“你是最好,最坚强的方博。”
“除却肖门小公子的头衔。”
“你就是方博。”
“也没有人了解我。”
“我不只是许昕。”
“除了秦门少主。”
“我还是……”
方博的夫君。
小圆脸一字一顿,神情严肃。
我不需要了解你,我知道,我爱你。

“你被救走那天,我一个人跪在地上哭了很久。”
为什么?
“我怕你一走我就再也看不见你了。”
你不是经常去肖门偷看我?
“你怎么知道的?”
你以为肖门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你以为方博是你想娶就娶,想休就休的?

————————————————
我没有烂尾,我没有烂尾!
咳咳,北风谣完结!撒花~~~~~~~
现在还剩南风知,渡,心字成灰。。。。。。。。
南风知一定会更,渡等南风知更完就更,心字成灰不知道什么时候但是一定会更。
我!是!不!会!弃!坑!的!

————————————————
慎入
BE





“没有人了解你。”
“你不是乖仔。”
“你是最好,最坚强的方博。”
“除却肖门小公子的头衔。”
“你就是方博。”
“也没有人了解我。”
“我不只是许昕。”
“除了秦门少主。”
“我还是……”
和我无关。
方博一字一顿,神情严肃。
告辞。

我放弃一切要嫁给你。
不顾肖门的脸面,不顾我自己的脸面。
凤冠霞帔,不男不女入了秦门。
你不在乎。
投桃报李,我有哪里对不起你?我自问把真心完完全全给了你一人,连我自己都分不到。你呢?
算计?阴谋?
吃准我会帮你,让我最好的朋友劝我?
许昕,我的心里只有你,所以我不要肖门,不要师父师兄,也不要自己的命。
你呢?
你心里有江山,有秦门,有马龙,你把我放在哪里?
江山安定了,秦门安定了,马龙安定了,你想到我了?

少主。
以德报怨。
我们,两不相欠了。
哦,这个……
方博敞开衣领,露出那一个齿痕。
你真的恨过不是吗?
你对我的折磨也不全都是为了掩人耳目吧。
这个,的确是宋鸿远咬的。但不是在床上。
他比你温柔的多。

评论(17)
热度(25)

© 白马非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