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北风谣(上)

实在熬不了了,下半部分明天写。
这是《秋风误》的续写!秋风误!
还有小伙伴记得这篇文吗?……对不起,拖了太久是我的错。。。。
小伙伴可以先看秋风误然后再看这篇哦~~
    

又是噩梦。
方博醒过来的时候一身冷汗。他缓了一会,才静下心,他这是在肖门,不是秦门的地牢。
帐外烛火轻摇,他盯着墙壁上的黑影,眼前幻影千重。
喉咙里火辣辣的疼,纤长的手指抚上自己的咽喉,在一处疤痕上细细摩挲,这里仿佛不是自己的皮肉,觉不到痛。
他现在连叹息都发不出来。

原来外面月色这么好吗?
方博赤脚踏在青石阶上,感受着初秋的凉意沁进血液。
“天凉。”
一件衣服披在肩上,方博微微侧首,无声两个字“师兄”。
张继科点头,看见他露在外面的脚趾,皱着眉头将人拉进屋里。
方博却不愿意,发犟地挣开张继科的手。
张继科无奈,解下身上的披风,让方博踏在脚下。
“你怎么不睡觉?”
睡不着。
“又做噩梦了?”
没有。
张继科懂一点唇语,所以一直盯着方博的唇。
方博笑笑,目光游移到张继科的脖子上。
我以为师兄也是无觉,原来是夜归?
张继科也不掩饰,“我才回来,想看看你。”
那这衣服?
“天凉,我的披风薄,他给拿了一件。”
方博笑。伸出手来捻披风的边,只捻了几下,就将披风甩到地上。
师兄也和别人一样来骗我?
“我……”
张继科看着方博进屋,捡起地上的两件披风,走出院门,看向角落里和竹子融在一起的身影。

张继科不喜欢许昕,但那是马龙的师弟。
方博也是自己的师弟,亲师弟。
他一想到方博跪在肖门外的场景,就恨不得扒了许昕的皮。他也确实那样做了,但是被马龙拦下。
马龙,想到马龙,张继科的恨意消减了,同门师兄弟,差距怎么就那么大?
方博是要和许昕不死不休了,但他想和马龙一生一世。
都怪许昕。张继科用力将许昕的披风摔到地上。
“以后还做这样偷窥的勾当,老子戳瞎你的眼!”
他和马龙幽会夜归,路过方博的小院,想进来看看 ,却瞅见一个人扒在院墙上。可以避开肖门的巡视,却只做这样无聊的事的人,不会有第二个。

许昕心里发堵。
但又不敢借酒浇愁。
方博对秦门的报复已经快一年。
借朝廷的力和肖门小公子的身份,还有肖门门主明晃晃的支持,方博这大半年,顺风顺水。
以前江湖人对方博的映像都是怯生生的乖巧孩子,躲在张继科和其他师兄身后,见人就露出个笑脸,纯洁无害。后来就变成了在大典上公然挑衅肖门,交了肖门的玉牌,气的肖战拍碎了桌子,邱贻可踏碎砖石,张继科捏碎茶盏。
再后来就是以男妻的身份嫁入秦门,却在婚宴当晚嫉妒杀害了许昕的另一位妻子,销声匿迹。直到他重新出现的时候,长跪在肖门外三天三夜。
然后就是和宋鸿远的婚宴。
现在,就是浑身染血,手执利剑的朝廷肃查使。

马龙也想过除掉方博,但他下不了手。许昕将方博关进地牢的原因他很清楚,秦门有愧于方博。而且方博还是张继科的师弟。
许昕就是个傻子。方博甘心做他的男妻,但方博也是个男人。许昕把他当个闺阁小姐,什么都不愿和他说,无论是另一位新娘的身份还是不得不折磨他的原因。
马龙想过把真相告诉张继科,让张继科劝方博原谅许昕。
但是马龙不敢。在他心里,张继科排在许昕,秦门,和自己的前面。
他和张继科清楚的知道自己最在乎是什么,但是许昕方博就不一样。
许昕给自己背负的太多,方博给自己背负太少。
换做马龙,他会和张继科毫无保留的说清情况,如果张继科愿意,他就娶那个女孩,如果张继科不愿意,他就不仁不义。
换做张继科,他不会有如此疯狂的,不顾及肖门和武林的报复。
也许是马龙成熟的晚,秦门又只有他们两个,所以许昕从小就挡在所有事的前面,打落牙往肚里咽。
也许是张继科和邱贻可他们成熟的早,所以方博从小就被护在厚实的人墙后,不为外物所扰地随心所欲。

方博的确幼稚。他不知道人命的贵重,也不知道什么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又或许他知道,但他不想顾忌。
宋鸿远想劝他,但是话到嘴边又咽回了肚子。他了解方博。
方博不是因为报复所以活着,而是为了活着才报复。
他需要一个活着的理由,肖门不足够,所以他加了个报复。
方博太极端,以前的不谙世事也是,现在的冷酷无情也是。

“方大人,皇上有密旨……”
方博接过明黄的布帛,展开看了一眼,无声的笑了。
宣旨的太监被这笑吓到,想告退却被方博揪回来。墙上竟然开了一扇暗门,一个少年从暗室出来,双目含泪。
太监认得这是军里的周将军。
“好大的胆子,你竟然!”后面不是气的说不出来,而是周雨的一拳力气太大,把那太监打晕了。
周雨等着这份密旨已经很久,因为太期待所以现在竟然不敢去碰。
方博把密旨摔进他怀里,无声的说“要怎么谢我。”
周雨磕了三个响头。
方博笑着接受了。

半月后,皇上处死了原本得宠的大太监,由周雨亲持尚方宝剑清除太监党。
大太监趁皇上年幼初登基,妄想总览朝政,遂联合其他亲王先是污蔑孔丞相,后又借贻误战机之罪罢免了刘将军。朝野哗然,但是无人敢谏。军中更是群情激奋,还有人想直接逼宫,逼皇上清君侧。
大太监杀一儆百,处死了李大人一家,只留下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侥幸逃脱。小姑娘听到了一个秘密,大太监一直再给皇上服用慢毒,皇上若是不及时停止用药,必定早夭。
小姑娘求救于许昕,许昕想出来结婚的法子。
但他错误地以为秦门铁桶一块。

周雨一党知道皇上被下毒,但是太后不相信,还要处死这群胡说八道的军痞。吴太傅以命相保,周雨一党才得以逃脱。
他们辗转得知那慢毒中有一味药唤作缦荷,长在东北雪上之上。宫里的缦荷不多,大太监要想达成皇帝早夭的目的必须派人采摘,与他勾结的亲王不想沾染毒害太子的事情,他自己又没有上雪山的本事,只能在武林中寻找帮手。
方博是自己找上他的。

方博和周雨是旧识。
周雨来求他,他不假思索的就答应了。
没有人比他更适合这件事了。他有求助大太监的理由——他恨秦门。他也需要为自己找个理由活着。
大太监知道他在秦门里的事情,虽然不是全然相信,但是想试试。
方博用人命取得了他的信任。
他终于让方博去采缦荷。

太后看见了大太监伪造的密旨。她不在乎孔刘二人的下场,却不容许任何人伤害自己的儿子。
方博早就看透了太后的谋略。
孔刘衰弱 ,太监党被根除,正是小皇帝建立自己势力的时候,或者说……是太后建立自己势力的时候。
小皇帝被下毒已经两年 ,宫里养着全国最好的太医,会诊不出来?还要靠周雨这些一年进不了宫一次的外臣发现?
方博远比所有人以为的聪明。

小伙伴可以留言的~想HE还是BE~~

评论(7)
热度(21)

© 白马非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