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少年游

故人叹的故事。

有一个三皇子蟒视角,《韶华怨》

这是伴读博的视角。
最近真的太忙了。等我得空一定会写南风知的!南风知一定会有糖的!




遇见许昕之前,我什么都有。
父亲,母亲,师兄。
遇见许昕之后,我渐渐变得连自己都不是。
为了避嫌,我不再是师兄的师弟,不能抱着师兄的臂弯说笑,我也不像是父母亲的儿子,不仅因为伴读的缘故时常待在宫里,就连父母亲都被赐死后,还剩我独活。

遇见许昕之前,我很怕疼。
破了一点皮都会坐在地上委屈半天。
遇到许昕之后,我才悟出一个道理,疼痛本无差别,是没有更字这个说法的。受的了针刺之痛,也就受得了断骨之痛。
但是许昕明显不知道。
他总是想着,如何让我更疼。

我知道他想看见我痛哭的样子。
我偏不让他如愿。
我宁愿咬着被角,嘴唇,手臂,头发,让呜咽被撞碎在喉咙里,也不愿意哭出来。
我一开始不知道他为什么执着于我的眼泪,直到他登基那天晚上,酒醉之后,我才知道。
爱哭的方博,才是他的方博。
这句话就像是西南满天的箭矢,把我伤的体无完肤。
他要的原来不是方博,只是臣服。

即使我的身份从伴读变成见不得人的男宠,我对许昕的了解也从他最喜孔子变成他背后有一块红色胎记,我都不知道他到底要什么。
小时候,他会哭着说,要母妃。
稍大一点,他会想要大皇子宫里的琉璃灯盏。
到后来,他就想要这个天下了。
他要母妃的时候,我就抱着他,他要灯盏的时候,我就求了师兄把灯盏送给我,他要天下的时候,我明知道大逆不道,却还是愿意陪他。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要什么,我想要的太多了。
拜师的时候,我想要武功,想要师兄,进宫的时候,我想要光耀门楣,伴读的时候,我想要许昕得到他想要的一切,父亲母亲收监的时候,我想要他们活着,在西南的时候,我想要我们都活着。
但是我亲眼看着方家败落却做无能为力,父母亲被赐死后我也亲手将他们入土,甚至师兄和大皇子死的时候,我就在几步远的地方。
最后,只活了我一个,还是生不如死。

我恨许昕的时候,总是希望他去死。
为什么我的父母亲,师兄都死了,他还活着?
我不恨许昕的时候,就会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那么懦弱。

枕边人为执剑人,剑悬苍生。
他有时会对我说朝中的事情,漫不经心的告诉我他又处死了哪位大臣,还想处死谁。
这和我当初想的不一样。我以为他会坐在御书房,勤勉批改奏章,体恤百姓,但现在他日夜想着算计,扩张。
他有一统天下的欲望,也有凌驾万民的野心。
他娶了邻国的公主。

两人成婚时,我被关在前朝鹤华君的芙蓉榭。乐器声,笑闹生沿着水面和水波一起走过来。
我站在窗边,看远处的宾主尽欢。
屋内烧了炭,但还是冷。我总觉得会下雪。
天快亮的时候,果然飘了鹅毛大雪。
我守着雪,一夜未眠。

我不该待在这芙蓉榭的。
我武从肖战,是战神的师弟,师兄战死沙场,我理应接过他的长枪,镇守边疆。
我文从孔令辉,在双子星的门下受教,即使不能入朝为官,也应该和夫子一样,游学著述。
邻国公主也不是奚落,句句属实。
文韬武略又怎么样?现在还不是雌伏皇帝身下,是这芙蓉榭低贱的男宠?
但是我不想听她的实话。
这个公主,美则美矣,可惜是个愚笨的。

不过传了几句话,使了点小手段,这个公主就把自己变成了邻国的细作。
这样的人还想待在许昕身边?
软弱而又自以为是的蠢人,妄想凭着母家的地位攀附许昕,简直是痴人说梦。
但我没想到她有了许昕的孩子。

许昕问我为什么这么做的时候,我无言以对。
为什么要构陷他的贵妃,谋害一个我不知道存在的孩子?
因为我恨他,我见不得他好过。
我的恨绵延那么久,最后报复在一个无知妇人身上。
想想都可笑。
我这样的大罪,应该抄家,但是我早就没有家了。

他要的天下太大,秦国又太小。
这样小的秦国容不下一个男宠,他就放我去更大的地方。
死生不复相见。
当我病榻缠绵在驿站的时候,想起了我那次去西南。我故意磨蹭,一直望着官道,却没有等来留我的信使。
许昕,只要你留我,为奴也好,为仆也罢,我都愿意留下的。

渡河的时候,艄公和我谈论朝里秘史。我听到了我的名字。
原来在外人眼里,许昕竟然是爱我的吗?
在艄公朴实的笑容里,我跳进了江里。
江水冷的刺骨。
只有我死,我们才能永不相见。
不然,我始终会去找他。

许昕,在我们还是少年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
但是我们不能一直是少年。
所以,我爱你。

评论(10)
热度(35)

© 白马非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