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渡(一)

aobo 脑洞,先放一章。。。。

等南风知完结我就写这篇。

一步一灯火,一笑一星河。

“开门。

“神尊,不是我无礼,实在是天帝有命令。”

一身红衣长袍的神尊,站在九重天最阴暗的角落里,对面是面部狰狞的狱守狱守。那狱守听过眼前这位神尊的名头,这番话一说也有些害怕,不由得退后几步,带着点讨好的笑笑,只是他本来就生的丑陋,此时一笑,更加吓人。

神尊微微皱眉,目光越过狱守和黑雾看向里面,却什么都看不清。沉思片刻,“我也不让你难办了。”

神尊抬手,掌间跳跃着红色的火焰,“这火,是火神送的,据说可以灼烧万物,你要不要试试?”

狱守摇摇头:“神尊您可别难为小神了。您去问天帝讨一个信物,我们都好办。”

“呵,天帝?他是九重天的帝王,可我不是九重天的神。”

茫茫黑雾中,只见一点跃动的火焰由远及近,被锁在最深处的妖君已经很久没有看见除黑色以外的颜色了。

现在他眼前除了黑色,就是大红。火一样的红,血一样的红。

妖君歪着脑袋,眼睛半睁半闭地看着眼前瑞气冲天的红衣神尊:“这位神尊很面生,但是这股祥瑞之气我却有点熟悉。”

“是我。”神尊翻掌间火焰四散成满天星,四周渐渐亮如黄昏。

妖君舔舔嘴角:“原来战神面具下长这样一张的一张脸。”澄澈,丝毫不具有攻击性,仿佛一个与世无争的散仙。

神尊只是微笑,他身后光华流转,蜿蜒一地星河般的光辉,妖君有些着迷,但是下一刻就感到疼痛。

星河里的不是星星,是冰刃,冰刃奇寒极尖,一寸寸割开妖君的肌肤,仿佛要钻进他的血管。

“你要干什么!”妖君强忍着,但是满头大汗暴露了他的感受。

“果然,这是我专门去北极寒潭拿的冰,又在扶桑树底磨了四十九天……”神尊靠近一步,拿了一个冰刃,慢慢插入妖君的左肩,“还真的破得了你的妖障。”

“可真是辛苦战神了,”妖君咽下一口血,“为了我,生死倒是走了一遭。”

“只是可惜啊,这东西只能破你妖障,杀不了你……我今天蛮欢喜,听说有一个圣地,你们妖族的掌权者都把妖丹放在哪里……”

“你要干什么!”妖君怒喝。

相较于妖君的狂躁,神君反而不紧不慢,甚至变幻了一张椅子,坐在上面假寐。

也不知道这位拿了多少冰,怕不是把整个寒潭都凿空了吧。妖君疼的发抖,却还有空胡思乱想。

“很多年前,有一位神,逃去了妖界,我想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逃去妖界的神多了,你说的是哪一个?”天帝不仁,自立为宇宙天地之主,行暴虐之事,早已惹六界生厌。

“章峨山,兆火鸟。”

“毕方鸟?倒是有一个神……好像叫宋鸿远吧……”

“他现在在哪里!”神尊激动起来,空中的灯火变得更加明亮灼热。

妖君沉思一会,然后笑了:“谁知道呢?妖界那么大,去妖界的神那么多,谁又功夫记得住?”

“你明明就知道宋鸿远!”

“他有名啊。”妖君还笑。

的确,上古神族毕方的少族长,在继任礼前逃去妖界,足以轰动六界。

“你们怎么可能不起拉拢之意?”

“拉拢?他逃往妖界是对天界无意,隐居避世是对妖界无意。我们做什么要强迫他?”

神尊还要开口,就听远方传来喊声,是狱守搬的救兵来了。

神尊问不出结果本来心中就厌烦,此刻被人打扰更是心烦,也不回头,自发梢升起火意,向身后烧去。只听哀嚎一片,随即就安静下来。

“你是个什么神?”又是祝融神的灯,又是寒潭的冰,又是金乌族的扶桑树,现在用的又是毕方族的火。

“要你性命的神。”神尊转身,收起冰刃,灯火随着他的远去一点点暗淡,最后又只剩一片黑暗。

“是个有意思的神。”妖君想。

也是个好看的神。

评论(6)
热度(11)

© 白马非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