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秋风误(下)

师兄回来的时候没带回来许昕的人头,他一把火烧了半个秦门,又把许昕打成重伤。

然后抱着只兔子进了方博的门。

这只兔子最后在方博和宋鸿远的婚宴上成了一盘菜。

这盘菜摆在了武林盟主的面前。

武林盟主当然认得这只他养了很多年的兔子。被一只黑狗叼走的兔子。

 

方博成亲那天许昕也去了。

站在熙攘的人群外,看着宋鸿远一身喜服,骑着高头大马,左右作揖的样子,竟然无端的想起了方博嫁给他的那一天。

明明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

记得方博执意不肯盖盖头,他说想看着许昕娶自己的样子。

不知道方博有没有看见他的喜悦,但是许昕看见了方博眼里的失望,不带一点掺杂的失望。

 

直到成亲前一天,许昕才知道自己的师伯全家被朝廷灭门,只剩下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许昕要瞒过朝廷救下这个女孩。

新嫁娘进门的时候总会用红布蒙上娇俏的脸庞。许昕计划的很完美,就在入洞房的时候把人送走,朝廷的势力总不会延伸到西北的大漠。

秦门少主大婚,大半个武林都来祝贺,没有人敢动手。

秦门少主和一个乡野丫头一见钟情,仅用一天就私定终身。于是大婚当日他有了两个新娘,可谓是齐人之福

 

当许昕看见那个女孩的尸体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太自负了。

方博知道了什么?那个女孩临死前有没有把家族的秘密告诉身边的唯一一个人?

围观的众人里,哪个是朝廷的鹰犬,哪个是刚才的杀手,哪个人手里的剑即将刺向方博?

“许昕,我……不是我……”

“我没想到你嫉妒心这么严重!”

“许昕?许昕!”

“来人,把这位请到秦门的暗牢,严加看管!”

 

梦里都是黑色和红色。

黑的让他想逃,红的让他想哭。但无论是黑色还是红色,都让他感到疼。

细碎的,密密麻麻的,蔓延四肢百骸的,许昕带给他的疼。

他不是欢场里面卖身的姑娘,但是现在还不如那些姑娘。

手腕被绑住,明知挣脱不掉却还是拼命挣扎,直到整个手腕再也使不上力气。

大腿内侧已经麻木,他能感到有什么一下下凿进来,有什么一点点流出去。

拍打,流泪,哀求。

最后只剩下空洞的灵魂漂浮在牢房里,灵魂也是出不去的呢。

 

宋鸿远皱眉看着身边睡梦中还在流泪的人。

他的竹马从秦门出来后就变了。但是无论方博做什么他都会站在方博这边。就像是为了方博重返江湖一样。

他与方博是并肩的竹马。但是宋鸿远本性懒散,又没有方博那样显赫的家世,耀眼的师兄。受了重伤后就退隐江湖,只留下渐渐模糊的曾经双剑无敌的传说。

方博嫁给许昕那天,宋鸿远没赶得及。只能站在驿馆外,对着寥落的星子给方博送去祝福。

祝什么呢?祝白头偕老吧。

曾经站在我身边的少年,成了别人的枕边人。不知道春宵后,两个人闲谈时会不会提起我这个落魄江湖客呢?

嘿嘿嘿,方博你可一定要是上面的啊!

 

方博的确经常提起宋鸿远,但是不是在春宵后。

许昕后来也经常提起宋鸿远,就是在一夜春宵后。

方博的锁骨上,有一个齿印。很久远,很清晰。

你不是说,成亲前要守身如玉吗?你不是曾经一脚把我踢进池塘吗?这是什么?

方博自然回答不了,许昕毒哑了他。

你保你师兄,我也会保你。你又何必多此一举?

装的深情款款又何必呢?

 

方博以为自己可以忍。因为他是许昕啊,是自己的许昕啊。

但是方博发现自己错了。他不是许昕,他是秦门少主。

意识到这一点时,方博几乎崩溃。许昕会对他说一生一世,少主不会。少主只有掠夺,和冷嘲热讽。

本来已经顺从的小猫又亮出了锋利的爪子和尖牙。

我养的宠物,都要是温顺的呢。

我跟别人学了不少东西,反正日子还长呢,我们一样一样……慢慢试。

想起城南豆花张,都比想起许昕让人开心。

 

也许是宋鸿远退隐太久了,很多人都不认识他了。

方博一开始也没认出来面前这个黑黝黝的一脸胡子的汉子会是曾经干净白嫩的少年。

小博儿,你想办法出去,出去我就救得了你。

直到宋鸿远真的救了方博,方博才发现原来那天看见的只是宋鸿远的伪装。真好啊,我身边总有一个人是没变的。

鸿远,你娶我好不好?

小博儿你嗓子怎么了!

鸿远,你娶我好不好?

小博儿你别闹……我……

我不成亲就不能拥有肖门的实权,等我手握权利,我绝对不耽误你。

小博儿,肖门……你不是……

我永远是肖门小公子。

 

宋鸿远隐约知道方博要干什么。但是不知道方博的动作会这么大。

方博的报复裹着血雨腥风,一出手就是秦门一个分舵的上百条人命。

朝廷总归是不放心江湖上的势力自成一派的,和秦门有大仇的肖门小公子,真是最趁手的一把剑。

这把剑就这么一下子,猝不及防的扎进了许昕的心里。

 

我总得一寸寸的,把他凌迟啊。

师兄,我以为你会教我怎么打蛇打七寸呢。

你来劝我?用什么身份呢?

肖门未来的门主好大的威风,可惜这里不是肖门。

我自然知道朝廷的做派,那又怎样?

哦,你是为了那只小白龙?那我可得劝你一句,秦门的暗牢很是潮湿,师兄你身有旧疾,恐怕捱不了多久的。

 

多谢师兄,恩怨分明我是知道的。我和许昕的事情,不会牵扯到第三人的。

不过我得提醒师兄,他要是敢拦我,我不在乎多一条人命。

我怎么敢杀他?我只敢自杀。反正早就不想活了。

 

师兄慢走。

 

 

----------------------------------------------------

有没有人想知道牢房里发生了什么~~~~
 

评论(6)
热度(18)

© 白马非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