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嫁东风(中)

“生生世世,寿止双十。”
血,好多血?是谁,为什么在我梦里不出来。到底是谁!我要醒过来!到底是谁!
“是我。”
“是谁?”
“是你。”
“你是不是有病!”
“你就是我啊。”

纨绔子弟,酒池肉林……我……我们读书人不能沉迷享乐……书中自有黄金屋……你可是读书人,拿出你的气度来,不要叫人耻笑了去!
“哇,好大的狗啊!”
突如其来的杀气是怎么回事?
“狼!是狼!”许昕低头嘱咐,然后向前一步,把方先生护在身后,“师兄,好久不见啊……哈哈哈……”
什么狼啊……就是狗啊……哼。指狗为狼!师兄?我看看……
“哇,好美的人啊!”
君子之心事,天青日白,不可使人不知。方先生做的很好。
被夸赞的美人一身红衣站在廊前,脚边卧着一只懒洋洋的……狼?
又找到了?傻子,两个傻子。

“呦,还不高兴啊……”许昕摸摸小圆脸的头,一脸宠溺,“这……小圆脸,你该洗洗头了……”默默地在小圆脸衣服上蹭了一下,一脸嫌弃。
小圆脸成了小红脸,气鼓鼓的转过头,嘴里嚼着糕点,就像一只小老鼠。
“我跟你说啊,我这是为你好。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不行万里路,读了也白读。”
“谬论!哪有你这样的,把人打晕了扔上船……”
“不是打晕!是你自己睡得太沉了,我没叫醒,就当你默认了。”许公子一脸真诚的解释,一边还用袖子擦去小圆脸嘴边的糕点渣子。
“许公子,你为什么把我抓过来?”
“抓?读书人的事情,怎么是抓!这是请!”
“许公子!”方先生突然坐正,“你不要当我是个好哄骗的人。你有何事,直接道来。”
“其实……我久慕先生大名……特地将先生请来,就是为了多与先生亲近亲近……”
“许公子?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方先生看傻子的表情看向他。
“这……嘿嘿嘿……”
“我听说秦门的人都会法术,你会吗?”
“那当然!”
“什么都会变?”
“什么都会变!”
“你把我以后的媳妇变出来看看……”小老鼠眼睛里都是渴望。
许昕站起来,袍角一撩,一条腿蹬在椅子上,秀手弯兰花,媚眼抛飞丝:“相公……相公……相公你去哪啊?”
“洗眼……啊,洗头发,洗头发。”
“奴家帮你啊?诶……”
跑那么快……

“小圆脸,你在江左安心住下,有我陪着你呢。”洗完澡后的小圆脸出人意料的乖顺,安安静静的半躺在花架下的秋千上。许昕站在一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秋千。
“许昕,你是不是见过上辈子的我?”方先生扭头看他,一脸认真,“你们秦门的人不是可以活很久吗,上通苍天,下理阎罗?”
我不止见过上辈子的你啊,上上辈子,上上上辈子……
“我上辈子是什么样的啊?也是个书生?长得还是这样吗?”
“嗯,你一直都没变,都是这个样子。”许昕伸手想抚摸一下小圆脸洗好后柔顺的头发,却被他下意识躲开。落空的手虚握一下,似要抓住什么,却最终放开。
“那你知道我可以活多久吗?可不可以高中状元,光宗耀祖!”提到这里,方先生激动起来,蹦下秋千,满是期待的看着许昕。
眼睛里面倒映了漫天的星辰。许昕不忍,也不敢看他,含混的点点头,“外面冷,我们进去吧。”
“哼,你肯定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所以这辈子才来还债。你说你活这么久,对不起的人那么多,都要一个个还吗?那你还怎么匡扶正道,还债都够累了吧。”
“你怎么不结巴了?”
“我……诶,真的诶!反正你没有必要还债,那都是上辈子的事情了,又不是我。你早点把我送回去,我们就两清了……你听见没有啊!”
两清?我们的红线早就是一团乱麻,我用眼睛换来的缘分,你用阳寿换来的来世,那里是这么容易就理的清的?

“命中无运,累及父母。前尘孽债,永世偿还。
你甘心生生世世寿止双十,前尘抱负都成云烟?”
又是谁!为什么最近都是梦,而且都是男的!
红衣……是谁?在说什么?
“你们纠缠了那么久,是时候放手了吧?”

评论(1)
热度(24)

© 白马非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