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嫁东风(上)

小圆脸,我先……我先看看你……
惊醒。冷汗涔涔。
睡了多久了……唔……看样子又不到一个时辰……最近老是做一些稀奇古怪的梦,梦里也有稀奇古怪的声音。
村里的大婶看自己白天精神不济,也都打趣说是要娶媳妇了。媳妇啊……再过半年自己二十,守孝期也过了,就可以娶媳妇了……媳妇……
算了,不想了,继续睡。明天,明天还要教书呢。
哎,那群孩子,声律启蒙都背不出来,难为自己了。
嗯,娶个媳妇。不不不,别想了!
媳妇……

“你们这样,怎么考取功名,光宗耀祖!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你们……”话还没说完,调皮孩子的毛笔就扔了上来。
“你们,你们这样是不对的!”
“方先生,你就这么几句话。谁听啊。”
“就是,要是读书有用的话,你怎么还在这里教我们啊?你怎么不去……不去……”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轻佻的回答。
“诶,你是……喂,你干嘛……你放开我……你……!”
“我看看你。小圆脸。”
这个声音。“你是谁?”
“在下江左秦门……你把我头发松开……”
“你放开我!你这样我就……我就……”方先生不敢用力,抓住他的头发左右为难。
这个样子……是小圆脸没错了……
“小圆脸,我想你了……想了那么久……”来人把下巴搁在方先生肩膀上,孩童撒娇般地蹭蹭他的脸。
“你……你是谁……”方先生快哭了,被抓住的右手手腕疼的厉害,再这样下去,胳膊又要几天不能动弹了。
“我带你走啊,乖。以后,都有我陪着你了……”
“滚!”方先生突然发怒,一下子甩开来人的手,“你不要以为读书人好欺负!我……我也是……也是……”手无缚鸡之力,百无一用是书生。在方先生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谎都撒不利索。

“你不能怪我啊……我又不知道你金玉其外……”方先生小心翼翼的给许公子上药。他也没怎么使劲,就把许公子给扔地上了,难道自己不止笔力千钧,臂力也涨了?
许公子虚弱的躺在床?好吧,勉强算是床上……啧啧,这可真是家徒四壁啊……苦肉计一如既往的好使。
“我现在这情况是金玉其外啊?你知不知道金玉其外什么意思啊?你还先生呢,误人子弟。”许公子虚弱……中带一点刚强……
“我……我……”
“行了,小圆脸成小结巴了。”
就算是小哑巴也行,还是我的小圆脸……
“你透过我看见了谁?”方先生突然凝视许公子,眼睛里万千意味。这不是他一个乡下私塾先生应该有的眼神。
“你……”许公子突然流泪,伸手要握住小圆脸的手。
“诶,我刚才怎么了……公子你怎么哭了……你……你……”方先生其实不怎么结巴,就是有点秃噜嘴,但是今天也太秃噜了……

“我觉得公子这样做是不对的……”方先生眼睛里含了一汪水,看着许公子。
“我叫许昕。”许公子在他手心一笔一划的写下自己的名字,“你叫什么?”
“我……”方先生不想理他,但是实在控制不住眼泪,只得转过头,把目光落在江面上。
也不是春来江水绿如蓝啊……江南的水也不比我们那里好多少啊……为什么都忆江南不忆齐鲁呢?
软绵绵的水有什么好看的,哪有我们泰山巍峨!
“你看那里,看那烟!”方先生突然高兴起来,指着岸边的一缕青烟大喊,“碧青色的!看那村庄!”
“小圆脸。你叫什么名字?”许昕对景色不感兴趣,掰过他的脸,认真的问,“你叫什么名字!”
“疼……”方先生苦着脸,“你都不知道我叫什么,就把我绑了过来……纨绔子弟都这么任性的吗?”
“纨绔子弟?不错,我喜欢这个形容……你叫什么?”
“方先生……”小圆脸似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扭过头继续看碧青色的烟。
“别闹,告诉我。”
“我有一个双生妹妹……懂了吗?”
“这个先生啊……你这名字……挺……挺特殊的……”
“哼。”

这一世,你叫方先生啊。
真好听,我的小圆脸。
你别怪我晚了那么久才找到你啊,你的烙印越来越淡了,再过几世……我怕就真的……找不到你了……

“你在我灵魂里面烙一个印子,然后……然后等他醒了就来找我。我们……就生生世世了……”
一世情缘一世尽,你执意逆天,拿什么来做交易呢?
“我……生生世世,寿止双十。”

评论(8)
热度(36)

© 白马非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