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南风知(上)

我回来了

哈哈哈

改文重发,其实这章和之前差不了多少





许昕最讨厌酒局,在他眼里那都是上了年级的老头子才喜欢的谈生意的方式。

封建又古板。

找借口出了包间的门,他从口袋里掏出烟,准备庆祝一下今天又是逃了酒局的一天,就看见方博抱着柱子直勾勾的盯着他。

这大眼睛。许昕竟然有些心虚,其实他看见了禁止吸烟的牌子。

烟都放进去了,那大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盯着他。许昕又整理了一下仪容。

“你看我干什么?”

“你好看。”

“诶?”许昕想笑,但是觉得这样不够庄重,不符合他的身份。

“你真高啊。”

“啊?不……也不高……”这夸人方式也是第一次听见。

许昕认识方博,是他们正在洽谈的一个公司的职员,具体是什么职位他不知道。

“你不是酒精过敏吗?”许昕皱着眉头走上前去,想把他扶下来。吃饭那天方博一口酒没喝,就说自己是酒精过敏,许昕就记住了他。

酒桌上不喝酒还能让一群信奉酒品即人品的老古板产生合作的念头的,许昕真的是第一次见。

方博嘿嘿嘿的傻笑,把柱子抱得更紧。

“你老抱着他干什么!”

“不然的话就被甩出去了,离心力知道么?我们可是有任务的!”

傻兮兮的。

“什么任务。”自己竟然跟着压低声音,没救了。

“我们被派到月球上,捉兔子!”

“啊?兔子做错了什么?”

“兔子有药,吃了包治百病,可以长生不老。”

“板蓝根吗?”许昕呵呵笑,这人耍酒疯了。

“不许笑,你不相信,我不和你说了,我要和组织申请换搭档。”

“没有了,就我一个。”许昕继续伸手扒拉他。

方博还抱着柱子黏黏糊糊的不撒手,许昕急了,手上使了点力气,好像把方博的手腕捏疼了方博也不哭,就是看着自己的手腕,撇撇嘴:“对我温柔点。”

Gay里gay气的。

“许总?您这是?”方博的老板是个中年男人,也不油腻也不秃顶。

“我看他喝醉了,想把他扒拉下来。他不是酒精过敏吗?”

“我也记得是,他这一年多了也没喝过……诶,王总……”

许昕转过身,把方博护在身后,看着王总笑。

两个人客套一会儿后,王总拍着方博老板的肩膀:“我是个说话算数的人,刚才你们那经理喝了酒,那我们的合同就签订了,明天我们细谈。”

哦,为了这个?这王总什么时候比许氏更有实力了?上次他们谈生意方博可是一口没喝啊。他还是个经理?看不出来啊。

方博老板姓什么他想不起来,模糊有点印象也不敢乱喊。

“许总,那……”

“我送吧,你去送王总。这是发财了啊?”

“也没有……”一边说着一边就下了楼,也没看方博一眼。

“你这老板也真是……”许昕转过身,刚要吐槽,就看见方博湿漉漉的大眼睛。许昕选择了闭嘴。

许昕对离心力有一点映象,好像是转然后甩出去。那方博为什么非得抱着什么东西才能走踏实呢?

看着抱着拖把的方博,许昕决定回去后得百科一下离心力。

活到老学到老的总裁才是跟得上时代的好总裁。

 


“我没有说谎,我何必说谎……”这歌让许昕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王总……我没事……对,许总送的……我可能要请假,有点过敏,需要吃药……没事没事……好的,我会的……对,资料在桌面上……嗯……王总再见……”

“你过敏了吗?”许昕趁着红灯想掀开他衣服看看,被方博看流氓的眼神瞪得缩回了手。

“你要是过敏就得说啊,这附近就有医院……”

“我不过敏,过敏是我不想喝酒编的谎话。”

“你就有说谎,你为何说谎?”许昕唱了出来。

“不想喝酒。我们老师教的。”方博大学的老师就是这么教女同学的。

“哦。”许昕点点头,“你酒醒了?”

“我不知道。”方博诚实的回答,然后抱紧了许昕车上的抱枕,“我们就要冲出臭氧层了。”

“你理科生啊?”

“我艺术生。”

“学什么?”

“航空航天。”

“你不想搭理我就不用回答。”

许昕觉得自己也喝多了。

“你要进去坐坐吗?”方博放下抱枕,紧紧抓住许昕的车门。

“不进去的话你就抱着我的车门过夜是吧?”许昕嫌弃的用抱枕替换车门,把人扶上了楼。

今天也是日行一善的许昕呢。

进了门,方博利索的把人拉进来甩到屋里,把门反锁了。

“你……”

“你有女朋友吗?男朋友呢?哦,巧了,我也没有……那我们睡一觉吧!”

“什么!”许昕紧紧地抓住自己西服,后退几步,方博那个公司为了一个小合作这么拼的吗?连他性取向都知道?那他们就没调查一下自己喜欢的类型吗?

“睡不睡?”

“不睡。”我许昕堂堂总裁,才不是傻白甜文里那样的人呢!我可是洁身自好,情趣高雅……

“那你走吧。”方博把门打开,连推带拽的把人赶了出去。

“其实……”你再坚持一会我说不定就改变主意了。

许昕觉得今天的自己经历的事情很神奇,比如说自己一路上碰见的都是红灯,而且还都是刚刚从绿转红。

“我没有说谎……”吓了许昕一跳。方博手机没拿?家里?家里啊,应该有事情,现代人没有手机应该挺难办的。

掉头吧,许昕,你今天做了两件好事呢。咦,回去的路果然是不一样呢,虽然也是红灯但是只要等几十秒就可以了呢。

敲了好一会方博才开门……许昕把手机从眼前移开,仔细端详了眼前只穿了内裤的人。

然后挤进了门。

“我改变主意了。”

“啊?”

“我和你睡觉。”

“什么!”

“你刚才自己说的,你忘了?”

“我……”方博被逼的后退,直到靠在了沙发背上,“我刚才有点迷糊……”

“那你现在清醒了?”

“啊?嗯……”

“正好,省的你醒了以后觉得我趁人之危。”许昕开始脱自己的上衣。

方博有点懵逼。他知道自己喝醉后说了什么,但是现在洗了个澡的,清醒的他一点都不饥渴!他想抽自己一巴掌……

“你家里有东西吗?”

“啥?”方博看着许昕的腹肌。

“没事,我带了。”许昕从裤兜里掏出不可描述的东西,“去床上?还是客厅?”

“不是……许总,我们有误会……”

“误会?我衣服都脱了你和我说误会?”许昕一边说一边脱裤子,直到只剩一条裤衩。

方博觉得自己胯下一凉,他狠狠抓住沙发的扶手,打算来一个抵死不从。

“在沙发上?挺有情调的……”许总明显误会了,把方博的抵抗当成了勾引,穿着裤衩就去解方博的浴巾。

“你别碰我!”

“嗯?方经理?”

“我……”方博咬牙,“去卧室,我自己来!”

“好嘞!”许昕笑的很开心灿烂。

爱笑的总裁桃花运都不会太差。

 

 

一会该怎么醒呢?方博琢磨。是羞涩一点?太娘了。是平常那样?做不到无所谓。要不像电视里面惊恐一点? 

“你想什么呢?”许昕突然开口,把方博吓了一跳。 

“你……你咋知道的……” 

“废话,呼噜声响了一夜,现在停了不是你醒了难道还是你累了?”

 方博默默地把被子拉上来遮住脖子。 

“难受?” 

方博摇头。 

“你竟然是第一次……”许昕想起他昨天生涩的表现,忍不住笑了。

 “谁……谁是第一次!我……”方博辩解。

 许昕眼睛都没睁开,带着点慵懒伸了个懒腰:“得了吧,把我挠的没一块好皮。”

 “你……你什么时候走……” 

“等秘书给我送衣服,穿好我就走。” 

“秘……秘书!”方博拔高声音,无师自通的表演了惊恐。

 “怎么?你以为我是你?随便……”和人上床四个字被许昕咽了回去。

方博是第一次这个认知让他很惊喜,但是又有点不舒服。昨天秘书查的资料挺仔细,方博背景干净清白,作风也不错,就是那种普通的上班族,不过是个人能力突出一点,长的可爱一点,皮肤白一点…… 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昨天突然要找人上床,受了什么刺激? 

昨天晚上是不是谁都可以?不是他许昕是不是方博也能找到其他人? 

这是拿他当个工具了? 

方博缓了一会,慢慢坐起来,瞥了许昕一眼,“昨天晚上,多谢许总了。” 

许昕差点咬着自己舌头,多谢?多谢! 

“不客气,我也挺舒服的。” 

“那……那我去做饭。”方博光溜溜的从被窝里出来,直接进了浴室。 

许昕真不愧是风月老手,方博身上就没留下多少印子,再看看他自己,一背的伤。也不知道能不能洗澡,会不会发炎,要不要打个破伤风什么的。

 比方博是第一次更让许昕意外的是方博饭做的还可以。 

暖饱思淫欲,只穿了浴巾的许昕瘫在沙发上,看着忙碌的方博,脑海里起了一个危险的念头。

 “你需要稳定的……男伴吗?” 

“许总说话挺文雅啊。”方博递给许昕果盘,里面是洗好的水晶葡萄。

 许昕捏起一颗葡萄,放在方博面前比了比,“你眼睛比这葡萄还大。”

 “许总还挺幽默。” 

“那你需要稳定的,说话文雅,幽默风趣,还有钱有经验的男伴吗?”

 “劳许总费心,我不需要。” 

“但是我需要,”许昕懒洋洋的把葡萄塞进嘴里,“我需要一个稳定的,眼睛比葡萄还大的男伴。” 

“许总,大家都是成年人。”方博冷笑一声,“说话直接一点。你要包养我?你觉得我是会被包养的人?” 

“我可以不给你钱,那就不算包养。” 只裹着浴巾的许总被赶出了门。

 许昕的助理早已习惯带着衣服和支票去不同人家里把自己的老板“赎”回来,但是自家老板蹲在别人家门口还是第一回见。 

在不拍照和开除之间,小助理愿意冒一次风险。 

“许总,这是衣服,这是支票。” 许昕翻了个白眼,这孩子真的是没救了,这情况是用得着这些的吗?

话说他师兄当初给他推荐人时他就不该要!二十多岁大人了,还活在童话世界呢。还支票?当他是啥呢!还每次都送衣服和支票,天知道他上次留宿老师家,小助理送东西过来的时候多尴尬。  

“你上次是不是把我们的合作商惹恼了?”

小助理咽了口口水。

“给你个任务,完成之后升职加薪,完不成就主动辞职。”穿着浴巾的许昕霸道总裁气质满满,小助理拼命点头。

“一个月内,我要看见方博失业。”


评论(4)
热度(45)

© 白马非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