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尺素书(番外)

小雨和小博是纯友谊,纯纯的那种。

许将军很爱小博,只有小博知道,许将军自己都没意识到,别人就跟看不出来了。

小博很爱许将军,其他人都知道,只有许将军自己没意识到或者根本不敢往那个方面想。

在我的想法里面,太子是一个很完美的人,大度,善良,有抱负,就是不够狠心。

前文戳tag尺素书








“小博,一会进宫不要怕啊。”方夫人摸着方博的脑袋笑,“我们小博那么聪明,一定会被选上的。”

“对对对,来,我们进宫吧。”方大人要把方博抱起来,被方博跑着躲开了。

“爹,我都多大了,不要抱了。”小方博苦着脸站在马车旁边踩着矮凳自己上了马车。

“都没抱过几次小博就不让抱了。”方大人有些遗憾,“那夫人让我抱一下?”方夫人笑的眯起眼睛,轻轻捶打一下他的肩膀,“不正经。好好看着小博啊。”

“爹,我们还走不走啊……”

“走,走。那为夫就……”

“嗯。我在家等你们。”

方大人上了马车就把方博揽在怀里,“小博怕不怕?”

“不怕……嗯……但是……”方博咬着下唇,眼睛躲躲闪闪,“我……我不是……不是在这里长大的……”方博十岁才被接到洛阳,之前一直长在乡野山间,这几年也被方大人参加一些宴会,但是总融不进那些小公子的圈子。

“我们小博是最棒的,没关系的。”

进了考试的大殿,方博也是一个人站在角落里,睁着大眼睛看着周围少年交谈。

“诶,你叫什么名字啊?”一个胳膊突然搭到自己肩膀上,方博扭头对上一双水灵灵的眼睛。

“我……”方博红了脸,“方博。”

“方?方丞相……”

“正是家父。”方博脸更红了,不自在的轻耸肩膀,“我……我其实也很厉害的……”

“哎呀,我知道,你怎么不问我是谁啊?”
“你是……”

“江城周氏,周雨。”周雨端正作揖,狡黠的笑,“我昨天才从江城过来,你可是我在洛阳认识的第一个朋友。”

“周氏!哎呀!”方博连忙还礼,结结巴巴表示自己对周氏的崇敬。

“行了行了。我们周氏是厉害,但是和我没关系啊。”周雨摆手,继续揽着方博,“你觉得自己能被选上吗?”

“我不知道……但是我准备了很久……”方博低下头,声音也越来越低。

“你怎么跟个小姑娘似的?”

“我没有!”方博有些生气,抬起头气鼓鼓的瞪着周雨。

“对啊,就要这样把头抬起来。我偷偷告诉你啊,我肯定能被选上,你信吗?”

“信!”周氏清贵世家,三代太傅,藏书万卷,底蕴十足,周氏的小公子肯定也是博学多才。

“但是我不想被选上……”

“为什么啊?”

“我才不不想当一个读书人,多酸呐!我想当将军!”

“我!我!我有一个哥哥就是将军!”方博脸又红了,这次是激动的,抓住周雨的手腕不松手。

“诶?你哥哥是什么将军?”

“不知道,我只知道哥哥在狼窟……”方博又皱起眉头,“我可想他了,但是母亲总是不许我多问。”

“狼窟?”周雨聪敏早慧,猜到方博哥哥和方母的关系也就不多问,拍着方博的肩膀,“那你哥哥很厉害啊!我也想去狼窟呢。”

“嗯,昕哥哥可厉害了!”

 

 

太子刚满十六,比方博大了两岁多,年初刚被册封,三月秦皇就在秦国所有贵族里面为他挑选伴读。本来都以为是江城周氏的周雨,结果是方丞相的儿子排了头名。秦皇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太子说了不可自废规矩才选定了方博。

“你走近一点。”太子是个温和的人,说话声音轻柔,没有一点储君的架子。

方博挪着步子走近一点,太子笑了,亲自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坐着,“你不要怕我,以后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可久着呢。”

“嗯。”方博软糯的应和。

方大人为了方博赶走了自己的长子,为了方博的母亲可以和自己合葬又给发妻迁墓,在洛阳早已经是人尽皆知。太子之前也好奇方大人的家事,以为方博的母亲定然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而方博一定是个仙童了,但是看到他们母子还有些失望。

“我看了你的文章,写的很好。十八离家八十归,一直是我大秦兵制的弊端,你小小年纪能有这样的远见很让我佩服。”

“谢……谢殿下……”方博又羞红了脸。

“那我问你啊。太祖为什么要推行这样的兵制?”

“是因为大秦开国时兵源不足,又是兵农混合,士兵大部分都在驻地成家。”

“后来呢?”

“后来秦国势大,疆域渐扩,现在士兵都是在人烟稀少之地驻扎,兵制已经不适用许久。”

“对啊,早已不适用已久的兵制却没有人提出反对,你知道为什么?”

方博知道,但是方博不敢说。

“你知道的。是因为天家自私。我的父皇到现在还在想着和蛮夷争居居胥山外的千里草原,和楚国争凉州并州……每个皇帝都想着开疆辟土,自然不会整改兵制。”

“您……”

“我不这么想。你觉得当皇帝是为了什么?”

“天下……”

“天下万民。当皇帝是为了我大秦百姓安居乐业,不是为了扩大大秦的版图。而且,精兵良将才是最重要的。边关多老兵,青壮年都被各个郡王收在自己手下,长此以往,皇位可就不稳了。”

方博肃然起敬,伏身于地行了大礼,太子受了,十六岁的少年已经有了巍巍皇家的气势。

“我知道你的兄长在狼窟,我的兄长也在狼窟。他也是不被我父亲喜欢,所以送去的。其实我也不喜欢他。”太子递给方博茶盏,方博双手接过,“我这几个兄弟,没有一个是我真心喜欢的。但是他们都是我的兄弟……”

“为什么呢?”

“我们皇家,是没有亲情的。我的母妃是死在母后手里的,我一直都知道,他们都想害我,我也知道,我的父亲不情愿让我当太子,我也知道……”

方博有些纳罕,太子一向敦厚有礼,不像是个……

“但是我不生气。很奇怪吧?我母妃身边的宫女问过我,问我为什么不给母妃报仇……”似乎是想起了往事,太子有些恍惚,“为什么要报仇呢?为什么要恨呢?就算报了仇,我母妃也回不来了。”

“嗯……”方博也沉思,他小时候也恨过许昕母子,但是见到许昕后就不恨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轻易的就原谅了自己从小的仇人。

不知道许昕恨不恨他。

 

 

 

正月十五太子在东宫摆宴,方博邀周雨一起赴宴。周雨没选上太子伴读就开始游学,这大半年走了不少地方,回来时给方博讲了不少新鲜趣闻,勾的方博心里痒痒,缠了他大半个月。

宴会后方博和其他臣子留下来和太子商讨开朝的事宜,其实方博以听居多,他才十五岁,只是虚冠了才子的名头。

商讨结束时已经天已经黑了,太子留他用晚膳然后同榻,方博推辞不了也就答应了。

“小博,你看过花灯吗?”洗漱后,太子靠在床边看着跳动的烛火出神,方博裹着被子看书。

“小时候看过。”和许昕,就是那一次出了事情,他手腕留了隐疾,许昕去了西南。

“我都没有看过花灯,”太子羡慕的看着方博,抽走方博手里的书,“我们去看花灯好不好。”

“现在?”

“对啊,我们洗漱的时间早,现在外面肯定正热闹呢。我听说花灯会点一夜呢!”

方博不想去看花灯,一是因为曾经发生过的事情,而是外面人太多,出了事情担不起责任。

看着方博犹豫的样子,太子有点失望,挑挑眉也不愿逼他。

“那我们叫周雨一起去吧,他会点功夫。然后我们不进集市,就在太白楼看?”方博试探着问。

“好!”

周雨本来都和其他的公子约了,太子派人来请他去夜谈还有点不高兴。听了方博的想法一开始的不高兴都烟消云散了,跃跃欲试着要带他们翻墙。

最后三个人换了衣服一路偷偷摸摸地来到太白楼二楼,挤在窗户前看街上的花灯。

方博一眼就看见了不怎么显眼的金鱼花灯,想起了第一次许昕带他看花灯的时候,两个人也是这样偷摸着溜出来,看见什么都能高兴半天。

“喜欢哪个?”周雨没大没小惯了,搂着他们就问。

太子指着一个角落,“那个金鱼的,我要那个金鱼的。”

“为什么喜欢那个?不好看啊……”周雨一边说一边把他们往后拉,然后从窗户跳了出去。还好人多喧闹没有人注意他。

“为什么喜欢那个金鱼的?”方博小心翼翼地问。

“鱼传尺素……我听过一个故事,说锦鲤通阴阳,他们可以游到忘川河……我想我母妃了……”

不恨,但是会遗憾。

方博有些愣神,周雨这次是从楼梯上来的,手里提着三个金鱼的灯笼。

最后,三个人提着灯笼一路走到小门,周雨索性也不回家了,要和方博挤一个被窝。

睡前,太子说,“愿,君临天下,海晏河清。”

方博紧跟着,“愿,天下太平,离人得归,。”

周雨想了一会,“愿,清风藏袖,明月入怀。”

 


评论(8)
热度(37)

© 白马非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