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尺素书(十二)

全员黑化

慎入







许昕站在御书房门口,愣愣的看着房梁出神。张继科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许昕痴傻的模样,皱着眉头喊他,“进来吧。”

马龙衣衫有些凌乱,白脸泛红的招呼他走近一点,“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张继科靠在门口,马龙摆手让他关门回避。

“就是……想看看你……”许昕眼底干涩,西南的风沙磨砺了他的筋骨,也吹伤了他的眼睛。

“怎么了?”马龙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坐着,递给他一盏茶,“眼睛又不舒服了?”

“没有……”许昕天生一双弯弓搭箭的大手,他将茶盏包在手心,看着轻烟又开始出神,直到马龙轻轻推了他才反应过来,抿了一小口。

“怎么了?”马龙有些不安,他已经很久没见过这样失魂落魄的许昕了。自从许昕成为狼窟主将后,他永远保持着一个将军应该有的样子,将自己的情绪很好的藏在严酷冷静的外表下。没有人可以凿碎他厚实的冰壳

“师兄……”许昕小心的喊马龙,马龙笑的眼睛都眯起来,“师兄,你还记得我们在西南的时候老是赌斗吗?”

“怎么不记得,师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就都去玩。那时你可真是打遍狼窟无敌手!”提到少年时的事情,马龙笑的更开心。

“是啊,然后赢得赌注都归你。”许昕揉搓自己的掌心,又看了马龙一眼,“明明你就只站在外围看。”

“我们师兄弟之间还说这个?”马龙揽过许昕的肩膀,“你要什么我不也给你了?”

“对啊,师兄你一直对我特别好……为什么呢?”许昕疑惑的看着马龙。

“哪有什么为什么?你今天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许昕认真的回答,得到马龙的一个白眼。

“你喝酒了?”

“没有。”许昕起身,突然跪在地上行了大礼,沉默一会,才开口,“师兄,我就是想师父了。”

他想念那个一身书卷气的统帅了,想念那个教导他做人,给予他父爱的长辈了。想念那个会在晚上摸到对岸给他偷一只羊崽子,会在马场不眠不休给他降服一匹烈马的秦帅了。

“怎么……”马龙不知道如何安慰眼前的师弟,只是伸手想把他扶起。

许昕起身,脸上是悲切的神情但是眼里没有眼泪。他的眼泪早就在秦帅死讯传到西南的那天晚上流干了。第二天,狼窟有了新的将领,一个冷清冷血不会流泪的将领,一个将所有软弱裹在铠甲内,强迫自己满身锋芒的将军。

他收起所有的玩笑,将自己变成居胥山的一块石头,将自己变成十万狼军中最凶猛的头狼,将自己变成马龙手里的利剑。他是西南狼窟的主将,面前是和大秦争斗百年的蛮夷,身后是十万弟兄和无数大秦百姓。

他脚下的土每一寸都染了狼军的血,吹过他脸颊的风都带着死去将士的哀嚎。恨,怎么能不恨?他恨不得带着西南狼军直接杀进洛阳宫城,但是他不能,他要等!

军饷被克扣,他就和士兵一起饿着,皇上派副将来削权,他就让出主帐;副将纸上谈兵让三万狼军枉死,他也只是把这恨和着漫天的风雪咽下。

他满手血腥,一身罪孽。

周雨说的对,他是天煞孤星的命格。

 

 

 

马龙感受到了许昕的悲伤,但是不知道如何开解,只能拍打着他的背,像是在哄婴儿。

“师兄,你需要我的,对吧。”许昕又问。

马龙点点头。

“我会站在你身后的。”许昕用自己粗糙的手掌握住马龙的手,“我信你。”

“你到底是怎么了?”马龙被这表忠心的话逗笑了。

“谢嵘……”

“这件事你不要插手了。”

“他应该千刀万剐!他是罪人!”

“我要用他。”马龙皱眉,他知道许昕会在谢嵘这件事情上和他产生分歧,他想让许昕知道不是所有罪大恶极之人都应该五马分尸,马龙早就不是那个一腔热血只认黑白的少年,他是大秦的天子。

许昕点点头,声音有些沙哑,“我知道了。”

“你和方博……”马龙有些好奇,“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

“你是真不知道?”

“知道什么?”

“你……算了……昕子啊,其实……没有人要求你一定要怎么活。”马龙有点自责,如果当初他没有把许昕留下,而是让许昕和方博离开,那现在的许昕不会这么痛苦。

“我是大秦的长城,是西北的屏障,是狼窟的主将,是狼军的头狼。皇上,我为这些而活。”

 

 

 

 

周雨被方博拉着去找孔令轩。

“我觉得人家没做错。”周雨抱着胳膊看方博砸门,“你能不能有点气度?”

“方大人,周大人……二位……”

“孔令轩呢?”方博收回手,整理袖摆,“让他滚出来。”

“我们中郎将……嗯……”

“怎么了?”

“去章台了……”

方博和周雨对视,确定了自己没听错。

周雨扶着柱子不让自己摔倒,“我没听错吧?孔令轩!章台?哇……这……他不怕他父亲打死他!诶,你去哪儿啊?”

“章台!”

“我还是不敢信。”周雨念叨了一路,方博听的耳朵痛。

“你能不能别说了。你都说一路了。”

“那我是陪你出来的,你还不让我说话?”周雨委屈。

两个人穿花拂柳的来到孔令轩包的房间外面,周雨没让方博敲门,而是趴在门口先偷听。

“不要坏人好事啊。”周雨眯着眼睛听着里面的动静,“怎么都是男的在说话?”

门突然被打开,周雨没站稳撞进了一个姑娘的胸上。

“雨哥喜欢这口啊。”方博还有空调侃,“好好伺候这位公子,这可是清贵之家的公子哥。”

“博……博哥……”孔令轩听了许昕的话和羽林卫其他的人在交流感情,看见方博心里发憷,“我这……我这还有点事情……我们回去再说啊……”

许昕曾经统领过羽林卫和虎贲军,在座的人都认许昕为将领,方博和许昕的关系一直被传的不明不白玄玄乎乎,但是总归是兄弟关系,认了许昕就得认方博。

于是孔令轩看着刚才粗野的汉子一个个站起来,向方博行礼后就退出了房间。

“博哥……你可以啊……”真心叹服。

“你告诉许昕的?”

“什么事啊?”孔令轩用笑容掩饰内心的慌乱。

“你告诉许昕的?”方博又问。

孔令轩只得点头,“我其实对他说了是雨哥在查,是他自己聪明猜出了是你。”

周雨一脸懵懂,“为什么又是我?”

“闭嘴!和你的姑娘一边玩去!”方博踢翻矮桌,周雨和孔令轩同时噤声后退。

“我说过不要管我的事!”

“方博!”周雨怒了,“你以为谁愿意管你!科哥让你走你不走,非要待在许昕身边,他拿你当什么!你就这么自甘……”

“继续啊?”方博一步步走向周雨,“自甘什么?自甘下贱?”

“我没说。”周雨扭头不看他,孔令轩拉着方博不敢说话。

“谁要你们管我!”

“你要不是方博我才不管你!”周雨把孔令轩推开,捏着方博的领口把人撞在墙上,眼睛里面烧着一团火,“你怎么这么不争气!为了一个许昕,你还要做到什么地步!他有哪里好?”

方博眼睛里面凝着一汪水。

“我和许昕,你选哪个?”

孔令轩笔直地站在原地,好像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过了一会,周雨才松开手,“方博,我们白认识你十多年了。孔令轩没做错,秦帅的事情你不能再查了,我们劝不了你,就让许昕阻止你。”

“看来我查的都是对的。”方博整理好衣服上的皱褶,勾起嘴角笑,“你果然什么都知道。”

“我姓周,大秦江城周氏的周。他姓孔,大秦泗水孔氏的孔。我不能看着你一步步陷下去!你要是一意孤行,总有一天,我们会成为敌人。”周雨把孔令轩拽到自己身边。

三个人在屋内正剑拔弩张,就传来急促的拍门声。

孔令轩面色不善地开门,“什么事?”

“许将军……许将军闯天牢把谢嵘杀了!”


评论(14)
热度(19)

© 白马非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