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尺素书(八)

全员黑化

里面的地名,故事,地理位置都是虚构的。不要代入啊!

文化水平低,写不出想要的,,很难受……决定多读一点书……

过渡章

前文戳tag尺素书









六月多雨,山间湿气侵人,一到晚上又都是蚊虫蝉鸣,这路上的一百多人中也只有马车里的那位睡得着。

“早听说秦国多山,这也太多了。”一个带些慵懒的声音慢慢的传出,一旁的护卫打了手势,放慢了速度。

“过了这段山路,前面可就一马平川了。小王爷要是颠的难受,可以停下。”

马车的帘子被掀开,一个白胖的少年探出脑袋,“你是谁?”

“小王爷,这是秦国羽林中郎将,孔令轩。”周恺从后面慢慢跟上来,“您睡着的时候他们就到了,不敢叫醒您。”

“孔令轩……你和那位……”

“没有关系。”孔令轩长得及其周正,笑起来也很好看,比周恺整天端着一张脸顺心的多。

“还有多久能到?”

“今天下午就可以到驿站,明天晚上就可以进城。”

“进城后还是你?”

“不是,我官职低微,进城后是安南王的世子招待您。”

“哦,周恺,传……小心!”一根羽箭穿空而来,周恺挥剑砍断,车队停下,两国护卫全部拔剑。孔令轩脸色难看,环顾一圈都没发现人影。

楚国的车队走了这一个多月都没事,偏偏他来接的时候有人砸场子……

小王爷倒看不出来脸色变化,笑着摆手,“都说秦国尚武,稚子小儿都可弯弓,也许是这山间的猎户的小孩,以为我们是贼人来偷东西吧。”

这小孩也真不给小王爷面子,话音刚落就是密密麻麻的箭矢,周恺脸更冷了,“就你多嘴。”

孔令轩刚才已经暗示秦国的人进入山林搜查,看样子也是有去无回了。楚国小王爷来秦是大事,早就预备好了一切。他们一路走来的每个地方都有秦人明里暗里护送,只不过靠近洛阳才转交羽林卫。这条山路早就清理过,也埋下了暗桩,怎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波箭雨过去,这里伤亡不少,周恺趁着这空护着小王爷往山林里钻。

“你带我去这里面干什么!”小王爷没站住摔了一跤,站起来又被周恺拎着走。

“这里有他们埋的暗桩,安全。”

“那里的暗桩都没了,你怎么知道这里不是歹人故意留出来的瓦翁?”

“你闭嘴!”这个小王爷一向说什么来什么,周恺心里正惊着就听见周围有脚步声,空闲的手摸向腰间的烟花,刚要点燃就被小王爷按住。

“来者何人?”小王爷竟然气定神闲的喊话。

没有人回答,只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在周围。

“这里就我们两个人,阁下不要试探了,不然天晚了,山里蚊子多。”听外面的动静,孔令轩一时半会是进不来了。

“这个是我的小厮,他的话很少,你们……”外面突然传来喊杀声,第三批人?

 

 

 

孔令轩已经想着自己要不要干脆死在这里,太丢人了!他本来就是靠着父亲的权势才当了这么个不大不小却很重要的官,皇上也信任他让他护送楚国的小王爷……怎么就成了这样!

就在想着怎么谢罪的时候,又杀出一队人,定了心神才看见为首的人他认识。许昕!

“许将军!”孔令轩大喊,但是许昕没理他,直接纵马进了山林。他身后的一队人也跟着他一起钻进了林子。

箭雨停歇的时候孔令轩才想起来自己护送的那位小王爷,慌得就要钻进林子里面找,却又迎面撞上许昕带着小王爷出来。

“小王爷……许将军……”

“回去有的是你要领的罚!”也是赶巧,许昕才从通州回来,也走了这条道。

孔令轩缩缩肩膀,看着千疮百孔的马车叹气,“小王爷请上马。”

许昕看着周围挂彩的护卫,“你护送王爷,这里留给我。”

本来几百人也算是声势浩大,现在就剩下八十多个还都带点伤,孔令轩肩膀上也被刮擦了一下,来的时候那是一个威风,现在灰头土脸的回去,真丢人,“还好有许将军。”

“那位就是许昕许将军吗?”

“小王爷认识我们许将军?”

“谁不知道许将军?”小王爷反问,确实,秦国狼窟威名赫赫,守着西南边境近百年,一直把蛮夷挡在居胥关外。现在四国不定,但是始终是兄弟之争,蛮夷入不得关内,狼窟当居首功。许昕,秦将军之后狼窟的又一个主将,早已经是名扬天下。

“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也能像他一样……”

 

 

 

 

预计是下午,真正到驿站的时候天都黑了。

“这里只是暂居之所,所以有些简陋。”十足十的谦辞。

小王爷点点头,“我饿了。”

孔令轩很喜欢这个小王爷,这个小王爷小小年纪就可以作为楚国的使者,一定是有点真本事。不像他……唉……

吃完饭小王爷就嚷着困,孔令轩检查了一下四周的密不透风的护卫就去屋里处理肩膀上的伤。

“这个孔令轩……有点傻。”周恺板着张脸对小王爷说笑话。

小王爷笑不出来,挑着灯花玩,“他是娇生惯养的公子哥,没有什么经验,几年以后也是可用之人了。那个许昕……”

“很厉害。”直接进了山林,就是在赌对方没有布置机关暗器,赌注就是他自己的命,拿命相博的人值得敬佩。

“要是你是孔令轩,你会怎么办?”

“杀进林子。”

“你也很厉害。”小王爷懒洋洋的说,“对方人再多也没有我们多,我一看他摆出防守的阵势都怀疑这是马龙做的局,就是要致我们于死地。”

明明人多,他身边还有高手保护,竟然能想的出来死守对方的箭矢。

“会是谁呢?”

“管他呢,他既然费了那么大力气,肯定不会只有这一次。这次来秦,真有意思……”

“嗯。”

“到了洛阳以后我们说话就没有这么便利了,你帮我找一个人……”小王爷手指沾了茶水在桌子上写了两个字,周恺看了后就把水迹擦干,吹灭了桌上的烛火。

 

 

 

小王爷叫樊振东,因为他的父亲不是皇上,所以他只是一个小王爷,小到出去玩个一年半载都不会有人在意他不见了。

四年前,他还只有十五岁,带着周恺偷溜出了楚国,去了不在四国内的浔阳铸剑山庄。

铸剑山庄是个宝地,也是险地。也不知道第一任庄主到底是怎么办到的,竟然可以在四国夹缝里面建造了一个最为奇巧的山庄。浔阳群山连绵,铸剑山庄从抱翠山山脚建造到山顶,不知道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简直是一个独立于乱世的仙境。

没有令牌不得入内,樊振东和周恺只能待在外围,有一天晚上,他看见了仙人。

那个仙人才洗浴过,长发湿漉漉地散开,水珠都沁在他身下的大青石上。几乎湿透的白衣,被山里雾气遮掩起的面容,不时响起的蝉鸣鸟叫还有仙人弹奏的仙乐……

太诡异了,以至于樊振东不知道他看见的是不是山间的鬼魅。

仙人都是渡人的,不会像眼前这位一样,一举一动都在撩拨他,引诱他靠近,然后……后面的事情不可想。

但是鬼魅应该是周身邪气,眼前这位虽然勾人但是在月华勾勒下有着遗世独立的气度,弹的曲子虽然没听过但是听着周身爽朗——就当他是仙人吧。

一曲弹罢,仙人长叹一口气,把手里瑶琴放在青石上,披着外衣赤足远去。

樊振东偷偷过去捡起瑶琴,他对音律一窍不通,但是也知道手里的琴肯定是价值连城——仙人用过的,肯定是最好的。

 

 

 

“这琴……看着断纹也应该百年……哎呀!小王爷,这把琴不是你偷盗的吧!小人眼拙,竟然才认出这就是那把广陵!”

音律不懂,野史却懂。广陵本是百年前一个惊才绝艳的文人因为讽刺君主被赐死,在断头台上弹奏的一首曲子,传言曲子带着那个文人的冤魂,再没有人愿意弹奏。

十年后,秦国武帝登基,四国派人相贺。登基典礼中须有琴师独坐祭天台向天奏乐,所弹奏的一般都是宫廷礼乐,但是那琴师在秦国祭天台上弹奏的是那曲广陵散!广陵散乃乱世之曲,这个琴师竟敢在君主登基时奏此曲讽刺武帝!

武帝登基之后这个琴师就被处死,血染瑶琴,那血怎么擦拭都不褪色,竟然成了琴的一部分。

“啊?这把琴有名字啊……”有名字那就不是仙人的东西了……

“岂止有名字,还有主呐!这是江城周氏的传家宝!小王爷!”

“江城周氏?就是那个写了好多书的周氏?”案头三个书柜中有一个半都是秦国江城周氏的写的……

“小王爷,闯了大祸了!”

“闭嘴!周氏可有一个二十左右,长得仙人一样的男人?”

“周氏嫡系只有一个小公子,据说不到二十,长得极为俊秀,文采也可以和那七斗才子并称的……好像叫周雨……”

远游回来的小王爷几乎变了一个人,楚国人都在说是小王爷无意间进了仙境,被仙人点化,才变得这么聪明。

仙人没有把他变聪明,只是破开他懵懂的心。


评论(5)
热度(20)

© 白马非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