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尺素书(番外一)

我打开电脑是为了好好学习的!

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罪恶的手!


西北苦寒,整日都是能把人吹翻的大风,割在脸上脸皮都能被揭了去。他才来没多久就成了黑脸大汉,不对,应该是黑里透红大汉。

秦帅是个很儒雅的人,许昕长那么大第一次看见这么俊俏的男人。秦帅常以读书人自称,闲时也喜欢拿着本书坐在校场上,时不时抬头看校场上的军士有没有认真训练。他对许昕印象不错,无论怎么不受宠也是个世家公子,到了西北狼窟没有一句怨言,和其他人同吃同住,很合他的心意。

只是有一点不好,太开心了。

秦帅皱眉看着许昕蹲在身边扎马步,但凡有一点变形手里的书就会抽过去,许昕被抽了几下老实不少。

“这里是边关,你能不能严肃点,整天嘻嘻哈哈的。”秦帅训人的时候不喜欢别人回答,许昕只能在心里回答。

为什么边关就非得严肃,都不知道能活多久,干嘛不笑呢?

“你不会一直待在西北的,现在长大是对你好。”秦帅苦头婆心的劝,他自己是归家无望,但是他不希望他身边的这么多孩子和他一样,终生困在西北狼窟。他们还年轻,眼睛里面都是鲜活的少年气,和他不一样。

“我就想一直待在西北。”许昕嘀咕,不待在西北去哪里呢?洛阳已经不是他家了,小博儿……不知道小博儿的手怎么样了……

“师父……你知道方家……方家小公子……”

秦帅摇摇头,他是真不知道洛阳的事情,“不过过两天大皇子要来,你可以问一下他知不知道。”

“大皇子?大皇子来这里干嘛!”一问出去许昕就知道自己犯了错,天家的事情不是他可以询问的。果然,秦帅犀利的目光打过来,许昕任命地绕着校场跑圈。

马龙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狼窟。

在马车上颠了一个多月,看见狼窟的第一眼马龙就哭了。

今生无望。

许昕待在秦帅身边,看着马龙抹眼泪就觉得心里发酸,这个大皇子,应该也是锦衣玉食长大的,一下子到了这样的地方……

“大皇子。”秦帅带着其他人行礼,马龙受了礼,也还给秦帅一礼。

“以后有劳秦帅多指教了。许昕?”

许昕点点头,“大皇子你还记得我?”

两个人只在皇宫宴会上见过几次,本来许昕还有可能成为他的伴读,但是方博母子来了,他从主子变成半个仆人。

在这个地方能碰见熟人也不容易,秦帅很认真的招待马龙,但是狼窟真是没有什么东西拿得出去,只能杀了个羊,这羊还是许昕摸到对面偷回来的。

马龙嘴上说着不吃,下手却比谁都快,一个羊腿都被他啃完了。

吃完后,秦帅让许昕带着马龙回去休息。他有意让许昕接近马龙,这样马龙回洛阳也不会忘记许昕。

许昕给马龙铺好床,坐在床边看着马龙脱衣服。

“我想问殿下一件事情……”

“不用这些缀称了,问吧。”

“你……你认识方博吗?”许昕已经有一年多没见过方博了。

“方家小公子?认得,很有才华。今年不过十三岁,写的文章就已经那么好了,被太学的老师夸了很多次。”

“他……哦,好就好……”许昕不说话了,马龙以为他是心里嫉妒,正想着怎么安慰,就听见许昕嘀咕,“他……他都没给我写过信。”

还说什么鱼传尺素,西北只有狼。

“你为什么来这里啊。”马龙问。

“犯了错,就来了这里。”许昕老老实实回答,被赶到边关这件事他不恨,的确是因为他的疏忽方博才被拐到那种地方,还受了那么重的伤。

“你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吗?本来我都不知道,现在我知道了,想明白了。”

马龙似乎在自言自语,“我挡了别人的路。一块拦路石,别人不想绕着我,就合力把我丢出去。”

“那也挺好,别人只是把你丢出去,没有把你砸碎,这说明你还有到路上的那一天。”


评论(3)
热度(30)

© 白马非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