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渡(三)

解释一下哈,我的设定是这样的。方博是青龙朱雀玄武白虎里面的白虎,这四个神兽掌管四方。方博就是西方(西宫)的主神。主神和天帝地位是一样的。但是经历了某一件事情,以方博为首的四方主神成了天帝的手下。

 

 

 

 

 

张继科隐了身形穿梭在九重天中。他位列仙班的时候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自由过,那时候他是布雨的小小龙神,拿着册子整天施法,少有闲暇。

九重天还是那样,寂静无声,无趣得很。

在回妖界的路上,眼前的白云突然变成血红的云霞,带着灼热将他包裹在里面。不辨前路,只听得悠远的铃声,鼻尖嗅到的也是熟悉的清香。

“神尊。”张继科停下,环顾四周最后将目光锁定在西面。西面云霞模糊起来,一个红衣的影子变得清晰。

“为何杀他?”

张继科努力想看清这张千百年未见的脸,但是无论怎么施法也只能窥得一团雾气。

“杀了他,我才能成为新的妖君。”

“妖界有那么好?”方博叹口气,收起幻象。

张继科近乎贪婪地看着眼前的红衣战神。

“看够了?”方博轻笑,渐渐走近,张继科从他翻飞的衣袖间看见了自己的业火,几乎让自己灰飞烟灭的业火。

“神尊把我拦下不是为了追究罪责的吧?”

“你去看小雨了吗?”方博伸手按住张继科的肩膀,细细感受他体内血液的流淌。

张继科用力甩脱方博的钳制,后退几步,震惊地看着他,“你……想起来了?”

“你的龙骨呢?”方博复又升起灼热的云霞,带着怒意质问,张继科强忍住跪下的冲动,但是威压愈重,最后迫的他单膝跪地,双目血红。

浑身骨骼都在颤抖,血液沸腾,方博竟然将自己的神识探入他的体内去寻找早就不存在的龙骨。

一丝痕迹都没有。如果不是认得这张脸,方博也看不出眼前跪倒在地浑身大汗的是张继科!

“那龙骨有什么用?”张继科逼出体内躁动的神识,剧痛也渐渐平息,“谁在乎龙族的身份?”

“你竟如此自甘堕落!没有龙骨,你还怎么复位!”张继科体内的龙骨全被抽出,现在支撑这幅躯体的竟然是石头。

“复位?继续去九重天当一个布雨的小龙神?神尊,你是白虎,尊贵无比,上古神族的威压饶是天帝也只能勉强抗住,自然不知道我们这种湖泊飞升的小神的境遇。”

“早知道你今天这样,我当初就不该天灵地宝的助你飞升!”

“谁让你助我飞升了!你怎么不知道我是不是更愿意当一条鱼!”

方博未长成之前,一直住在昆仑山,张继科就是昆仑山下一条自由自在的鱼。不能化形的白虎是在是太寂寞了,昆仑山中有点灵智的都不愿意和他相处,就是因为他的身份尊贵而且控制不住自己的神力,动辄放火烧山。

后来他就搬到了湖边,但是搬到湖边不久就差点把张继科烤熟。

小鱼翻着白眼嘲笑白虎是个傻子,连自己的神力都管控不好,白虎委屈长啸,又引起山林震动,昆仑山顶的仙家洞府都派出仙童前来打探。

“我不高兴,我要他陪我玩,你们把他给我变成人形。”

白虎发令,莫敢不从,于是一大群神仙围着小鱼念了七七四十九天的法术,助他化形。一开始张继科抵死不从,但是寻死无门,然后生不如死的受了四十九天的剥皮之苦,变成一个好看的小童。

所有仙家都说张继科运气太好,如果不是白虎的一时起意,他还要在湖里修炼千百年。

小童开始照顾白虎,陪他上山下山,陪他捉弄所有靠近湖泊的生灵。白虎开心很多,但是小童却再也不能变成一条鱼。他的道行太浅,化形是逆天之举,那群神仙索性毁了他的肉身,将他魂魄放入玉石雕就的人形。

也许是方博太任性,德行有缺,化形后的方博法力净失,并没有承袭白虎一族的冠冕,也没有加冕成为四方主神之一。

落魄,毫无法力的方博成为了大补之物,不断躲避追捕。期间只有张继科一直陪在方博身边。

三百年后,方博在睡梦中加冕,天地震动。红莲业火从西方燃起,一路东去,所经之路寸草不生。如此异象,也只有几十万年前六界之主凤帝登基时有过。

成为神尊的方博还惦记着张继科,但是玉石躯壳无法修炼,方博借了一个化龙的鱼仙的躯壳,将张继科的魂魄放在里面温养,天灵地宝的供着,三千年后鱼跃龙门,位列仙班。

张继科脱胎换骨,成为九重天布雨的龙神。


评论
热度(18)

© 白马非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