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尺素书(三)

就……凑活着看吧。。。。很尽力了,,,,,,






把一个人变成好人的方法很简单,找到另外一个更好欺负的坏人就可以了。

方博就是那个好欺负的坏人。一篇《东华赋》,他成了文坛的耻辱。

让人们对一个坏人改观的方法也很简单,让坏人做一件好事就可以了。

皇上减免了一年的赋税。一件件施恩的政策传达下去,很快人们就忘记了明堂上这位天子是如何得来的皇位。

只是他自己记得,午夜梦回的时候,他都会惊醒,恍惚间觉得自己满手血腥,但其实他并没有亲自动手。他只是挑起了几个兄弟的内斗,利用了太后,毒杀了先帝。

他没有亲手杀过任何一个人,不论是在西南边关还是在皇城洛阳。

但是他总是透不过气,仿佛被什么东西压在身上,白天的时候还好一点,一到晚上,那股子压力就将他牢牢的束缚住。

终于有一次爆发了,他无意识间用藏在枕下的刀杀死了想给他盖被子的小太监。

 

 

皇宫今晚灯火通明。

许昕早就急匆匆的进了宫,和他只隔一个院墙的方博听到动静后也悄然起身。穿上鞋袜,披上大氅踏入院中。前天才下过一场雪,院子刚移植的梅花有好些打了花苞,在残雪的覆盖下娇羞的绽放。

方博看着梅花出神,直到冰凉的雪团顺着他的脖子滑下,他才颤抖一下,转身去看悄无声息来到自己身后的那个黑衣人。

“你怎么又黑了这么多?”

“方便啊。”张继科笑,露出一口白牙。

“进屋聊。”

屋内炉火烧的正旺,方博收起榻边的杂物,整理出一块地方让张继科躺下。

“事情办得如何?”

“放心。那药劲大着呢,起码得疯半个月。”张继科顺手拿过一本前朝文人的诗集,看的津津有味。

方博盯着张继科翻书的手指出神,“你说服他了?”

“还用说服?”张继科桃花眼微眯,带着点慵懒,拖着长长的尾音,“人啊,最经不起挑拨。”

 

 

 

“怎么样?”

“太医诊治不出来,只是说寒气入体。”

“寒气?宫殿一入秋就有炭火,哪里来的寒气?”

“大将军,老奴也不怕您怪罪。只怕是这宫里不干净,不知道哪朝的亡灵侵了万岁的身子。”

“我不信这种神鬼之事。”许昕冷哼一声,退后一步,“要是真有什么亡灵,也不会来找皇上!我才是那个罪大恶极之人!”

老太监跺脚叹气,许昕还是笔直的站着,似乎要为屋内虚弱的天子筑起一座屏障。

“要不,请铸剑山庄的人为皇上铸一把天子剑吧。”周雨裹得严实,站在阶下仰望许昕,“效仿武帝也不是不可以。”

“周大人怎么来了皇帝寝宫?”

“我今晚当值。听见吵闹就出来看看,一路来到这里。”周雨一步步踏上台阶,身后是肃穆的黑暗和黑暗中可见轮廓的皇城。

许昕用剑顶住周雨的胸膛,“止步。请大人原路返回,不然我就让羽林卫把大人送回去。”

“原路返回?我是真想原路返回啊。”周雨用手指拨开许昕的剑鞘,“可惜……我刚才的提议请大人考虑一下。”

“你刚才说武帝?”

“明天我也可以在朝上那么说。将军,你是天煞孤星的命格,不在乎背负血债,但是皇上不一样。”

许昕向来不信鬼神之事,但是现在,他想试一试。

 

 

 

许昕是异姓王,自然有权代理国政。

周雨果然上来神神叨叨的说了一大通天象,最后提议铸剑。

剑在秦朝是一件特殊的物件,不只是一种武器,更是一种权利的象征。

许昕替皇上点了头。

尽管所有人都知道所谓的离宫铸剑只是一个借口。

许昕把事情交给手下人就回了府,他几乎一夜没睡,身心俱疲。事情怎么就这样了呢?他们一开始想的很简单,就是为恩师,为西北狼窟的弟兄平反。但是现在,平反反而不重要了,秦国的天下才是最重要的。

权力本来是他们为达目的使用的工具,但是如今他们都被这权力所累。

“他在屋里吗?”

“公子还没醒。”

“我去看他。”

“公子有吩咐……”下人欲言又止。

“这是我的王府!怎么他像个主子!”

许昕带着怒火一路走到方博的小院,刚要推开门,门就自己开了。

方博懒散的披着外衣,虽然打着哈欠,但是大眼睛里面没有一点混沌,清亮的看着许昕。

“早?”

 

 

许昕一夜的焦急都被这轻飘飘一声早吹走了。他突然感到困倦。

把人拽进屋,方博开始例行公事般的挣扎。

“别动,我就抱一会。”许昕把头埋在方博的颈窝,双手紧紧地抓住他。

方博翻了个白眼,每次都是这样说,哪次是只抱一会了。

“你知道铸剑山庄吗?”许昕呢喃,“我要去铸剑山庄了。”

“嗯”方博打了个哈欠,“你不是困?困了就睡一会。”

“你和先太子关系不错?”许昕嗅着方博颈间的香气,欲望开始升腾,手开始不规矩的在方博身上摸索。

“嗯。我做过他的伴读,虽然只有两年。”方博突然翻身骑在许昕身上,“你们是怎么下手的?能让东宫太子突然暴毙?”

许昕双手卡住方博的腰,“又瘦了好些?”

“我瘦了?”方博笑了,弯腰将整个胸膛贴在许昕身上,凑在许昕身边用气音挑逗他,“告诉我,我就这样把自己给你。”

“我不告诉你,也可以这样要了你。”

“不一样。”方博又笑,笑出眼泪,“你说是不是世事无常?两年前,我还和他在暖阁里面吟诗,他还对我说开春后要去打猎。”

“开春后我带你去打猎。”

“皇上活不过开春了。”方博叹了一口气。


评论(12)
热度(32)

© 白马非马 | Powered by LOFTER